用生命诠释信仰和忠诚,献给长征中英勇献身的

作者:军史

秋意渐浓时节,首都北京,“英雄史诗 不朽丰碑——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主题展”观众如织。

正值举国上下隆重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黄金时段播出红军题材电视剧《绝命后卫师》,以审美化的影像叙事,再现了红34师在长征路上伟大、英雄、悲壮的历史。这是一部向长征致敬、向红军致敬、弘扬长征精神的优秀电视剧。

从江西于都出发那一刻起,就注定这是一次伟大的远征。

展览举办地——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门前,一条以“复兴”命名的宽阔马路车似川流、人潮不息。

由于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斗争的失利,使国民党军推进到中央根据地的腹地,1934年10月10日夜,中央红军进行战略转移。蒋介石构筑了四道封锁线进行堵截和追击,企图消灭中央红军。红34师6000多名官兵在师长陈树湘的领导下,以非凡的英雄气概阻击国民党军队的追击,保卫、掩护党中央和主力红军向西撤退。在湘江东岸与10倍于己之敌人进行殊死斗争,最后弹尽粮绝,包括师长陈树湘在内的几千名将士全部壮烈牺牲。

1936年10月,中国的西北角,见证了中国工农红军在历经千难万险、付出巨大牺牲之后,完成一场彪炳人类历史的军事奇迹。

从复兴路走近“长征路”,今天的辉煌与昔日的艰苦跨越80年时空,辉映出一条写满光荣与梦想的红色飘带。

电视剧《绝命后卫师》是当代人对发生在80年前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历史再认识的高度上、价值判断上和审美情趣上再次对红军长征精神作出历史的美学的诠释。《绝命后卫师》作为电视剧,第一次向人们揭示了红34师6000多名官兵为了保卫党中央、保卫中央红军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这是历史的真实,正因为是真实的,才会有巨大的震撼力,它深刻地反映长征精神——长征的胜利,是一曲响彻云霄,震撼神州的革命英雄主义壮歌,长征中红军所表现出来的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革命必胜的信念、艰苦奋斗的精神和一往无前、不怕牺牲的英雄气概,构成了伟大的长征精神。

红军三大主力先后在甘肃会宁和宁夏将台堡会师,标志着历时两年之久的红军长征胜利结束。

而那一抹鲜红,是长征中英勇献身的先烈们用热血染成的。

红34师6000多名官兵,以自己的生命铸造了信仰和忠诚的丰碑。毫无疑问,《绝命后卫师》是一部彰显红军血染的风采的英雄主义史诗。所谓英雄,是在民族和国家需要之时,他们勇于奉献,敢于牺牲生命。英雄的形象,往往集中表现了民族精神、时代精神和价值观。红34师的指战员们个个可称得上是英雄。他们的每次阻击战,都关系到红军乃至中国革命的生死存亡。胜,党中央将会从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找到前进的方向,中国革命前途光明;败,则无数先烈为之付出牺牲的革命事业将面临失败。正因为他们的牺牲精神,才确保党中央和主力红军的长征胜利,也正因为他们这种前仆后继不怕牺牲的英雄主义气概,为拯救红军作出了卓越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而今迈步从头越。红军会师之际,正值抗日烽火渐起,中国共产党人立足陕甘宁根据地,担负起团结抗日、救亡图存的新使命。

用生命诠释信仰和忠诚,献给长征中英勇献身的先烈们。回望80年前的漫漫征途,那些信念如磐、前仆后继的身影,早已熔铸进他们所开创的伟大事业,化为一座座不朽的丰碑。

作品浓墨重彩刻画了红34师师长陈树湘的英雄形象。他是参加过秋收起义和井冈山斗争的老红军。他无限忠于党、忠于信仰,在红军做出战略转移时,他临危受命,带领红34师是卫后部队的后卫,是绝命后卫。他十分清楚保卫党中央是他天大的担当,在阻击的战斗岗位上绝不后退一步,凭他的智慧、作战经验和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他带领的部队像一座不可跨越的铜墙铁壁,牢牢地钉在战场上。陈树湘重伤后被俘,为革命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胜利会师:长缨在手缚苍龙

红色理想至死不渝

这部作品的可贵之处,还塑造了许多有血有肉的英雄形象,没有把英雄人物神化。老赖石头陪着儿子赖娇娇参加了红军,在战场上千方百计保护儿子,不让他吃子弹。但战场上需要他出任连长时,他毫不犹豫地担负起重任,带领战士们冲锋陷阵,当他被敌燃烧弹击中全身着火,他就像火球一样滚向敌人,与敌人同归于尽。老赖石头的牺牲精神,闪耀出英雄的人性之美。李满玉,女扮男装伴随丈夫张桂雄参加红军,生死在血和火的战场上。林家三兄弟一同参加红军,大哥、二哥都牺牲在战火中,小弟林金香擦干了眼泪仍坚持在战场上……

秋日的宁夏西吉县将台堡,碧空如洗。古堡上一面面红旗迎风飘扬,广场上20余米高的纪念碑威严矗立,碑身题刻着16个金色大字: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将台堡会师纪念碑。

初秋的广西兴安县,层林叠翠,江水澄彻。

电视剧《绝命后卫师》比较出色地书写了在战火中人与人之间的真情。人物情感真实,自然就感动人;相反,虚伪的情感必定造成人物形象的不真实,必然导致作品失去生命力。作品通篇表现了红34师指导员对红军、对中国共产党充满真情的热爱,对红军、对党的无限忠诚,所以,为了党,为了主力红军可以浴血奋战,流血牺牲。作品中颂扬老赖父子深情;细腻地表现了陈树湘母亲带着儿媳,千里寻儿的母子之情;作品还以时空交叉的手法生动地表现了苏达清团长和医生苏婷夫妇相互关切和思念之情;更有作为师长的陈树湘与战友们之间深切感人的战友之情等。电视剧《绝命后卫师》正是通过对人物情感真实表现,展示了红34师将士们真善美的人性光芒,也使整部作品闪耀出艺术之美的感染力。

革命旧址公园里,19座红军雕塑、36亩占地面积、10种树木、22种花卉,象征着一组数字——1936年10月22日。这是一个在中国革命史上意义非凡的日子,这一天,红军主力最后一次大会师,标志着长征胜利结束。

县城西南,一座三支步枪造型的碑体高高矗立,来来往往的人们总会投去深情的目光。那是湘江战役红军烈士英灵安息地的象征。

二万五千里,红军“史诗般的远征”路上,一路浴血奋战、斩关夺隘,创造了不可磨灭的光辉历史。

湘江一战,中央红军损失惨重,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至3万余人。担负后卫的红34师和红18团及大批失散人员被截于江东,大部战死;红14团团长、副团长、参谋长、政治处主任全部英勇牺牲……

时间回溯到1936年5月,中共中央审时度势,在陕北做出了三大主力红军会师的战略决策。

此役,蒋介石企图将红军全歼在湘江以东的阴谋破灭,中央红军主力得以保存,进而向云、贵、川和陕西挺进。

10月10日,甘肃会宁。红四方面军与前来迎接的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两军战士抛下肩上的背包,放下手中的武器,热泪奔涌,互相拥抱。掌声、笑声、欢呼声,像阵阵春雷,响彻会宁城。

不唯中央红军,也不只湘江战役。各路红军长征期间,动辄就要面临3倍、5倍乃至10倍于己的强敌的围追堵截。

此刻,红二方面军还在长征途中艰苦鏖战,夺路前行。在9月中旬连克甘肃省的成县、康县、徽县、两当后,迅速向北转进。

据统计,红军长征途中进行重要战役战斗近600次,仅师以上规模战斗就有120余次,几乎每天都有一次遭遇战。

“会师了!会师了!”奔跑、激动、笑容凝聚在10月22日的将台堡。这一天,历尽艰辛的红二方面军,远远看见前来迎接的红一方面军战友,情不自禁地大喊起来。

在独树镇,数百名烈士血洒七里岗,为红25军开辟出一条“生死血路”。后来,这支英雄部队先期到达陕甘革命根据地,为迎接党中央和主力红军北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用生命诠释信仰和忠诚,献给长征中英勇献身的先烈们。5万块大洋、20头牛、2000只羊、1000套棉衣、数百张羊皮、2万斤羊毛和3架缝纫机,这是红一方面军送的“见面礼”,给处境困难的红二方面军极大支持。两军将士在将台堡召开了规模盛大的联欢会。

在大渡河,22名突击队员冒死爬上摇摇晃晃的铁索,迎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冲上去,最终夺下对中国革命生死攸关的泸定桥,红军由濒死绝境转危为安。

为了长征的胜利,红军将士九死一生,三军会师时仅有3万余人。许多战士面黄肌瘦,衣衫褴褛,衣服几乎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只有摺着八个角的帽子上那颗五角星清晰可辨。许多人穿着破烂的草鞋,甚至有些脚上仅套着一片牛皮,用绳子紧紧绑着。

兵临贵阳、威逼昆明、巧渡金沙江、爬雪山、过草地……红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历时两年之久,跨越万水千山,红军将士凭借常人难以想象的执着和毅力,在黑暗中踏出了一条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大道。

“每一战都有大批战友倒下,但活下来的人毫不退缩。”从赣南一直征战到陕北的老红军唐进新生前回忆,“再大的牺牲,也不能阻止我们前进,因为我们有红色理想。”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西北不是偶然事件,它是中共中央主动作为的缜密战略部署。”宁夏西吉县文化馆馆长刘成才说,中央红军西征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为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创造条件。在新的陕甘宁根据地开辟后,红一方面军已和红二、四方面军形成南北呼应之势,为主力会师做了充分的准备。

唐进新所说的红色理想,是建立人民当家做主的政权,北上抗日实现民族独立。这一崇高理想,像火种一样,点燃了像唐进新一样的红军战士胸中的火焰。

早在1935年中央红军行至甘肃哈达铺时,在当地邮政所偶获两份报纸,得知陕北有红军和根据地的消息,毛泽东和党中央当机立断,做出红军到陕北去的战略抉择。

一旦有了信仰,即便是死亡也不能阻止红军将士前进的步伐。

随后,在甘肃省通渭县榜罗镇,中央政治局召开常委会议,正式宣布以陕北苏区作为领导中国革命的大本营,为红军长征的胜利完成和开展抗日救亡活动找到了落脚点。

长征途中,包括红一、红二、红四方面军和红25军在内的4支长征大军,出发时总人数为20.6万,沿途补充兵力1.7万,到长征结束仅剩数万人,其余战死或失散在长征途中。

“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1935年秋,中央红军翻越长征途中最后一座高山——六盘山。毛泽东站在这里,想到北上陕北指日可待,写下着名的《清平乐·六盘山》,发出“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的豪迈感叹。

先烈们宛如一块块奠基的路石,铺展开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事业从挫折走向胜利的伟大道路……

长缨在手,誓缚苍龙。宁夏党史专家杜彦荣说,三军大会师,标志着长征战略转移的伟大胜利,宣告了国民党扼杀红军的企图破灭,也意味着红军即将开启北上抗日和解放全中国新的革命征程。

在革命事业中永生

鱼水相依:得民心者得天下

那是一座雕像——几名红军战士围靠在熄了的篝火前,肩并着肩,手拉着手,身上覆盖着厚厚的积雪。他们,已经牺牲了。

在甘肃会宁,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最后的一把米,端来当军粮;最后的一尺布,为你缝衣裳;最后的老棉被,盖在担架上;最后的亲骨肉,也要送到部队上。”

那也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在野茫茫的松潘大草地,一个连队炊事班的9名战士在饥寒交迫中牺牲,全连其他官兵却无一因饥饿而减员。

雪山、草地、悬崖,一路走过秃山荒岭,红军遇到天险绝境,总能化险为夷;金沙江、泸定桥、腊子口,屡屡突围,红军遭遇围追堵截,都能向死而生。

在粮食就是生命的时刻,人的灵魂得到了升华。

后来人不禁会问:人缺粮少的红军,为什么能所向披靡,最终实现胜利大会师?

彭德怀目睹了这座生命的“雕像”,对警卫员说:记住,到我们死的时候,也要这样肩并着肩、手拉着手。

答案,就在沿途百姓口中的一段段故事里。

3983金沙官网,天上有飞机轰炸,地上有强敌围堵,孤军远征的红军极度缺乏保障,经常处于缺吃少穿、缺医少药的困境之中。生存,成为最首要的任务和最大的难题。官帮兵、强帮弱、大帮小、有帮无,是红军习以为常的事。

当年的西北,黄土漫天,水贵如油。

“每个人都争着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把死的威胁留给自己。”今年99岁的老红军、原南京军区司令员向守志回忆说,许多伤员任凭伤口发炎、溃烂也不医治,为的是多省下一滴酒精、一卷绷带给战友……

“水是老百姓的命根子。”宁夏固原市彭阳县史志办主任祁悦章说,那时候在彭阳等很多地方,家里的门可以不锁,但水窖一定要锁,可见水之宝贵。

一位没有留下姓名的军需处长,爬雪山时把所有的棉衣都分给了战友们,自己却穿着单薄破旧的衣服,在冰天雪地中被冻成了一尊雕像。

红军军纪严明,不忍打扰百姓,每到一地先找水源,有时喝的是当地人都不喝的脏水洼。

“多活下来一名战友,就多一颗革命的种子。”已经101岁的老红军邹衍说,“很多战士实在走不动了,在临死前,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叠得整整齐齐放在身边,留给后来的战友们穿。”

“喝脏水洼的就是红军!”村民们认出来了,他们在用水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主动把自己的水让给部队。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想到的都不是自己,而是所信仰的革命事业。”亲身经历这段历史的杨成武曾说,“他们坚信‘牺牲我一个,自有后来人’,坚信中国革命一定能取得胜利。”

红军抵达甘肃会宁时,不肯碰百姓家里的窖水,跑去河边挑水用。战士们住在群众家里,每天给房东担水、推磨、打扫。部队离开会宁时,有400多名会宁子弟加入红军。

有个叫邓仕俊的战士在战斗中负伤,还染上伤寒病,实在走不动了,对着茫茫草地哭了起来。师政委杨朝礼得知后,决定留下4个战士抬着他走。后来,邓仕俊好了起来,赶上了部队,照顾他的战友却倒下了3个。

80多年前,敌机轰炸会宁县城,炸弹落到正在玩耍的儿童魏煜身旁,一名小红军将小魏煜扑倒护在身下,自己却不幸牺牲。魏煜成家后有三个儿子,为纪念这位小红军,三个儿子分别起名为继征、续征、长征,合起来就是“继续长征”。

“作为个体,没有比活下来更大的事;但作为红军战士,他们都是无私无畏的共产主义奋斗者。”军史专家徐焰说,许多红军将士虽然连姓名都没有留下,但他们的生命,却在活下来的战友身上延续下来,在这支部队不断发展壮大的光辉事业中化为永恒。

正是这样的鱼水情,支撑仅有6万人的会宁供养了7万多名红军将士近1个月,还为部队筹集了大量粮食、衣物和渡河造船所需的木料。

一切为了人民

长征路上,民族团结是红军不变的坚持。在宁夏西吉县回民聚集的单家集村有一块锦匾,上书“回汉兄弟亲如一家”,落款是红二十五军军长程子华。

他叫什么名字、老家哪里,没有人知道。所有关于他的信息加起来,寥寥数字:14岁,四川口音。

长征期间,红军曾三过单家集。红二十五军初到单家集时,遇到的是一幅“跑红军”的场景。

为他守了80年墓的甘肃省会宁县魏煜一家人,叫他“小红军”。

为了不扰民,红二十五军颁布了“三大禁令、四项注意”,包括禁止驻扎清真寺,禁止在回民家中吃大荤,注意尊重回族人民生活习惯等。红军的言行,让老百姓打开了自家大门。

1936年10月,红军会师联欢大会的前一天,气急败坏的国民党军从兰州调集飞机轰炸会宁。就在一枚炸弹即将落在魏煜身旁的时候,正在路边写标语的“小红军”飞身而出,把魏煜压在身下。

一个多月后,当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经过单家集时,因为红二十五军打下的良好基础,受到了当地回族群众热烈欢迎,“这家抢,那家迎,又烧炕又做饭。”

魏煜得救了,但小红军却再也没能醒过来。

二万五千里的长征路,红军将爱民亲民打造成了自己的“底层代码”,收获了沿途群众的巨大支持,从而不断攻坚克难,发展壮大。

长大后,魏煜娶妻生子,3个儿子分别取名魏继征、魏续征、魏长征,寓意“继续长征”,以此纪念那位无名小红军。

在单家集,老一辈相传的红军故事里总有这样一句话:“这样的队伍得民心,将来要得天下呢!”

像魏家人一样,许多老百姓真正了解红军是从长征开始的。在国民党的宣传中,红军被丑化成了杀人放火的土匪、流寇。

这是百姓对红军队伍最朴素也最深刻的注解。

“红军说他们是工农的队伍,为了百姓而战,每天还给我们工钱,和动不动就抓壮丁出劳役的国民党军完全不一样。”今年102岁的支义青当年曾在全州县凤凰嘴渡口给红军架设过浮桥。

薪火相传:不忘初心再出发

进入大小凉山地区的彝民区,红军即便遇到冷箭、冷枪袭击,也绝不开枪,取得了彝族同胞的信任,留下“彝海结盟”的佳话,不少彝族青年还主动参加了红军。

长征途中有过多次会师,尽管规模不同,但每次会师都凝聚了力量,壮大了实力,推动了革命事业的发展。

“穷苦人民在和红军短暂接触的过程中,都深深感到红军是自己的队伍。”百岁老红军刘德元回忆说,“许多红军战士宁愿饿死、冻死,也不违反群众纪律,还把从土豪劣绅家没收来的粮食、衣物送给穷人。”

而西北大会师,标志着中国工农红军昂首走上了追求民族独立解放的新战场,在抗日救亡的烽火中,开始了铸造民族脊梁的新征程。

“红军战士用鲜血和生命践行着人民军队的宗旨,把革命的火种播撒在漫漫长征路上,赢得了沿线人民群众的支持。”长征史专家徐占权说,正因为汇聚起军民鱼水情深的不竭伟力,红军才能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

是什么凝聚起了救亡图存的磅礴力量?长征队伍中一个个英勇不屈的革命将士,用忠诚的信仰和巨大牺牲向后人做出回答。

中央红军巧渡金沙江,是当地群众协助红军找到了木船,36名汉、彝、傣族的船工,连续7天7夜,将几万将士渡过天险。

甘肃省迭部县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主任唐玉玲的父亲唐明军,是一位普通的老红军,他在世时两条小腿布满红疹,那是过草地时落下的皮肤病。

当茫茫松潘大草地横亘在红军面前的时候,是当地一位60多岁的藏族通司带领红军开辟了一条可以让红军大部队通过的生命线。

“父亲回忆说,他11岁从老家四川阆中参军。红军最艰难的时候,战士们从马粪中捡出未消化的青稞吃。”唐玉玲说,后来因脚伤太重,父亲在长征途中被迫留在了迭部县。

据有关资料显示,仅在藏区征战的16个月中,各族人民就支援红军粮食约1000万斤,牛、羊、马等各类牲畜总数约20万头。

“父亲亲历生死,希望我学医帮人消除病痛。”唐玉玲听从父亲的愿望,考取甘肃省中医学院,至今已从医31年。

今天,即将迎来90岁生日的人民军队正在进行新的长征。先烈们用生命履行的诺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依然是这支军队创造新的更大业绩的动力之源。

“其实,长征路上更多的是像父亲一样的普通战士,但他们都怀有坚定的革命理想。”唐玉玲说。

再大的艰难险阻也不能改变人民军队的理想信念,长征精神的基因在中华儿女中代代传承。

1935年,年仅14岁的四川娃子郭文海成为中央红军的一名战士,不久便跟随部队开始长征。在甘肃腊子口战役中,他左腿负伤,和其他两名战友落在了队伍后面。

连走带爬,郭文海等人没走多远便倒在了禾草地里,被宁夏彭阳县的虎林周三兄弟发现并收留。郭文海在虎家住了一年多,并认了虎林周作义父,最后在当地地下党的安排下回到了部队。

新中国成立后,郭文海定居西安。义父虎林周1966年去世前,曾三次被他请到西安旅游,两家人在西安的合影保留至今。郭文海还将自己的二儿子郭平安许给虎林周当孙子,起名郭虎宗,寓意永不忘本。

如今,虎家后人在村里建起纪念馆,为来访者义务讲解红军长征故事,希望大家体会革命胜利的不易,珍惜当下的幸福生活。

在甘肃会宁,魏家的“继续长征”三兄弟延续了给救命红军上坟的家族传统。“没有红军,就没有我们这家人。”魏继征说。

如今,魏继征的小儿子毅然报考军校,成为一名光荣的革命军人,大学毕业后奔赴新疆,自此戍守祖国边疆。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但长征精神不朽!

一篇篇历史,一首首民谣,一个个故事,一段段情谊,长征精神就这样被深深镌刻在神州大地上,激励着千千万万中国人不忘初心、继续走好新的长征路。新华社记者宋振远

本文由3983金沙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