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网战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金刚,越南社会主

作者:3983com金沙网站

  参考消息网8月26日报道 2018年7月,越海军、海警、空军、网络空间作战部队等先后组建新单位,相关动态值得关注。

图片 1

  2017年越南国防和军队诸多重大动向备受外界关注,包括高层领导更替、基洛级潜艇和岸导部队实弹打靶、越美就美航母访越达成共识、接收猎豹级护卫舰、购买64辆T-90系列坦克等。下面,笔者就对2017年越南军情动态事件进行梳理、剖析,供大家参考。

摘要: 就作战部队而言,美军各军种均设有网络作战司令部和部队,统归美军网络战司令部指挥。苏珊娜·奥特纳少将得克萨斯州拉克兰空军基地    就作战部队而言,美军各军种均设有网络作战司令部和部队,统归美军网络战司令部指挥。虽然目前在公开媒体上美军很少提及参与网络攻击的实战案例,但从美军主导或参与的近几场军事冲突、阿拉伯之春运动中都或多或少的可以看到美军有组织的网络攻击痕迹。  指挥:四大军种都有网络战司令部  名称:美陆军网络战司令部  驻地:弗吉尼亚州贝尔沃堡  代号:第2集团军,兵力约1.1万  司令:瑞德·埃尔南德斯中将  美陆军网络战司令部,组建于2010年2月1日,当年10月1日具备全面作战能力,负责计划、协调、整合、同步及保卫国防部网络的陆军部分,并在接到命令时实施网络空间进攻行动。下辖陆军第9通信司令部、第1信息作战司令部和陆军情报与安全司令部。其中第1信息作战司令部设在弗吉尼亚州贝尔沃堡,负责实施信息作战理论研究与训练,部署信息作战支援部队,提供信息作战计划支援及弱点评估。据《防务新闻》周刊报道,2011年美陆军在马里兰州米德堡基地还成立了担负网络战职能的第780军事情报旅。  名称:美海军网络战司令部  驻地:马里兰州米德堡  代号:第10舰队,兵力约1.4万  司令:迈克尔·罗杰斯海军中将  美海军网络战司令部成立于2010年1月29日,总部设在马里兰州米德堡国家安全局内,下辖海军网络战司令部、海军网络防御作战司令部、多个海军信息作战司令部及联合特遣部队。其中,海军网络战司令部设在弗吉尼亚州诺福克海军基地。  由于海军网络战司令部的显赫地位和作用,外界将美军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第10舰队的名字套用在该司令部身上。不过,该舰队并不指挥具体作战舰艇。  名称:美空军网络战司令部  驻地:得克萨斯州拉克兰空军基地  代号:第24航空队,兵力约1.7万  司令:苏珊娜·奥特纳少将  美空军网络战司令部于2010年10月1日正式运行,下辖部队主要有:第67网络作战大队,负责组织、训练及装备网络空间部队实施网络防御、进攻及开发行动。第688信息作战大队,其任务是投送可靠的空、天、网一体化信息作战与工程基础设施。第689作战通信大队,负责训练、部署与投送专业的通信、空中交通管制及降落系统,对人道主义救济行动与重大作战行动提供支援,在恶劣环境、远程投送与联合行动等情况下实施战术行动。国外军事专家评估认为,空军网络战司令部是美军人数最多、分布范围最广、作战能力最强的网络战部队之一。难怪其自诩,除南极洲外,其在每个大洲都驻有部队。  名称:美海军陆战队网络空间司令部  兵力:约1000人  司令:乔治·弗林中将  美海军陆战队网络战司令部组建于2010年1月,参谋长是史蒂夫·佐蒂上校,下辖一个网络战中心,一个网络安全保障中心,一个密码保障营,预计于2013年下半年具备全面作战能力。海军陆战队最高司令詹姆斯·阿莫斯2011年2月表示,美军从阿富汗撤出后,海军陆战队编制将相应缩减,但网络战部队将扩大67%,不减反增。据悉,甚至连海岸警卫队也成立了网络战司令部,于2010年7月开始组建,目前正在建设中。按照五角大楼的计划,美军各地区总部也将建立网络战支援部队,与美军网络战司令部协同,在地区总部辖区内遂行网络战任务。  攻击:明里暗里已实战化  美军十分注重通过举行网络攻防演练加强训练、发现不足。2006年、2008年和2010年,美国防部连续3次参加了代号为“网络风暴”的跨部门网络攻击应对演习。美军网络战司令部全面运转后,于2011年11月首次举行了代号为“网络旗帜”的大型演习,演习持续数日,吸引了来自各军种网络战司令部的300人参演。2012年10月29日~11月9日,美军再次举行“网络旗帜”军演,参演人员规模提升至700人,演习形式也从侧重防御转向双边攻防对抗。对于“网络旗帜”演习的效果,美军第三军团与得克萨斯州胡德堡基地司令小坎贝尔少将透露,由于陆军网络战司令部的参与,“敌”军指挥和控制水平降低了40%。  2012年初,网络战司令部司令亚历山大上将在一次听证会上表示,2011年网络战司令部成功阻止了攻击者利用Adobe软件漏洞窃取国防部文件;对“维基解密”网站泄密事件快速作出反应,降低了国防部的信息风险。  据媒体报道,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美国空军指挥官就曾领导北约代号为“I-战争”的针对当时南联盟的网络攻击行动,这也被认为是美国首次实战网络攻击行动。有消息称,美军黑客部队被空投到塞尔维亚,秘密切开塞方的雷达网络数据线,将干扰装置装入,从而在塞方的雷达显示屏上显示干扰或制造虚假目标。  据媒体报道,美军发动的最著名的一次网络战是对伊朗核电站发起的“震网”病毒攻击。2010年8月,美国和以色列利用合作研发的“震网”病毒对伊朗布什尔核电站发动攻击,控制了西门子公司为伊朗核电站设计的工业控制软件,从而控制离心机操作电脑的运行,并篡改监控录像画面,导致核电站约1000台离心机报废,使伊朗的铀浓缩能力倒退数年。  有消息称,2009年6月,伊朗大选结果公布后,落选的反对派支持者举行示威抗议,引发社会骚乱和政治动荡,美军网络部队在背后发挥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近年来,“推特”“脸谱”等新型社交平台已成为美军网络战部队展开宣传、引导舆论的新战场。美军专家认为,要打赢这场信息战尤为重要,左右舆论不亚于战场作战。此外,美军还研制出数千种计算机病毒武器,可根据需要随时派上用场。  据悉,当前,为了加强网络战训练,美陆军网络战司令部已组建一支模拟敌人的“反方部队”。这在世界上尚属首例,其可实施一系列作战想定,从上网进行信息钓鱼,到攻击旅级指挥系统等。美军指挥官认为,如果没有良好的网络安全训练计划和网络感知,指挥官在战场上就会失去作战自由,从而必败无疑。  基于目前的网络技术水平与发展趋势,美军网络司令部认为可实施三种网络战的指挥:一是秘密资料的窃与防,通过查找漏洞、破解密码,窃取敌方机密信息,同时防止己方信息被敌方获取;二是网络舆论战,运用新闻传播规律和对敌方社会心理的了解,编造谣言、制造恐慌、挑拨离间,形成对敌方民心士气上的破坏力;三是直接网络对抗。  防御:保密审查极为严格  美军2010年新修订的反间谍规章规定,如果军方怀疑保密信息落入无权知晓者手上,应向政府发出警报;如果发现有人从办公地点移动保密信息时,士兵也应发出警报;军队应建立收集系统,收集保密信息面临威胁的报告。  记者若想进入军事基地进行采访,则需提前联系,提出采访申请并提交详细的采访提纲,在得到允许后方可进行采访。在采访前,记者必须将车牌号和驾照号码告知军方。来访者必须先在专用停车场停车,然后到附近的接待处领取临时证件,在一张表上签字承诺遵守基地的一切规定,之后才能乘坐接待人员的车辆进入基地,在允许的区域内进行采访。  虽然美军有一年一度的“开放日”,欢迎公众免费参观,但在军事基地开放期间,美军会出动大量军人在现场服务和维持秩序,并对涉及机密的非开放区域加以重点保护。    为防止新闻媒体泄露国家机密,2012年7月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责成五角大楼高级官员着手审查美国主要新闻媒体,查找泄露国家机密的报道。帕内塔重申其前任盖茨推出的规定,即在首都华盛顿,五角大楼公共事务办公室应该是媒体防务信息的唯一来源。未经授权公布机密信息危害国家安全,违反国防部规章,且在一些情况下属于犯罪,应予起诉。  美军对军人在国际互联网上活动的规定更加严格。警告军人不要使用“脸谱网”及其他社交网站,以免因网站自动定位功能暴露军队行踪。美军还成立了“军事网络风险评估小组”,专门负责监控博客及其他类别网站,看是否包含涉密信息。美军还规定,不得随意带手机出入部队的作战指挥室、办公自动化机房、传真室及其他信息防护部门。  自2002年以来,美军现役军人与国民警卫队士兵的个人上网情况就一直受到军方监控。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后,美军虽允许官兵与亲人通过网络视频聊天和收发电子邮件,但对内容进行严格审查把关,并严令正在执行任务的士兵不得创建和公开博客。

资料图:越军潜艇部队。
1
 

  据越海军网站报道,遵照越国防部2018年4月26日签署的1454/Q-BQP号决定,7月20日下午越海军4区在庆和省金兰湾市隆重举行2个旅级单位的成立仪式:在海军4区411、413海队(营级)的基础上组建955登陆旅(运输旅),成为继海军2区125旅后的第2个登陆旅(运输旅);将团级的456专业技术训练中心升级为旅级的海军4区训练中心,并将957旅的452、453营划归该中心。

  越军特工部队武装泅渡训练。

图片 2

  参考消息9月1日报道:2016年7月下旬,越南科技联合会网站以图文形式报道了越海军189潜艇旅门诊部为官兵进行疗养休整的情况。但就这么一条看似普通的新闻,却无意间透露出越军潜艇部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现状。而前者在工资、住房、休假、疗养等方面所享受的高端待遇,与其他军兵种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据越海警网站报道,7月24日下午越海警3区在庆和省组织仪式宣布组建32海团,其在302海队基础上建立。302海队于2014年8月7日组建,驻地位于庆和省云风湾。根据越海警发展的需要,现升级成团级单位,未来或将装备多艘大型巡逻舰等,甚至成为首个拥有直升机的海警单位。

  2018年7月,越海军、海警、空军、网络空间作战部队等先后组建新单位,相关动态值得关注。

  65后少壮派将领崭露头角

  众所周知,越南的“潜艇梦”由来已久。早在上世纪80年代,越南就打算从苏联购买潜艇,为此组建了182海队并派员赴苏联太平洋舰队,在641型柴电潜艇上学习操作技术,现任越海军196潜艇团前团长黎孟雄大校就是当年的一名学员。

  据越防空-空军网站报道,7月30日下午越空军军官学校(航校)在福安省绥和市主持仪式宣布组建915直升机训练团,越防空-空军政委林光大少将出席仪式并发表讲话,要求早日完善编制,积极开展训练。

  据越海军网站报道,遵照越国防部2018年4月26日签署的1454/Q-BQP号决定,7月20日下午越海军4区在庆和省金兰湾市隆重举行2个旅级单位的成立仪式:在海军4区411、413海队(营级)的基础上组建955登陆旅(运输旅),成为继海军2区125旅后的第2个登陆旅(运输旅);将团级的456专业技术训练中心升级为旅级的海军4区训练中心,并将957旅的452、453营划归该中心。

  2017年,越南国防部直属单位、军兵种、各大军区、4大集团军和军事院校的主官有较大调整。

  1997年,通过“大米换武器”的方式,越南从朝鲜手中购得2艘玉戈(Yugo)级微型潜艇。同年,俄罗斯1艘基洛级潜艇驶抵金兰湾访问,越南方面上艇参观后羡慕不已,流露出强烈的购买意愿。

  值得注意的是据越Soha新闻网站报道,7月24日越网络空间作战司令部(简称86司令部)在河内宣布组建多个直属单位,包括1旅、2旅、3旅、审定中心、国防部资料中心、第10院等。资料显示,根据越政府总理2017年8月15日签署的1198/Q-TTG号决定,2018年1月8日在总参通信技术局基础上正式组建越军网络空间作战部队,3月30日划归国防部直接管理。

  据越海警网站报道,7月24日下午越海警3区在庆和省组织仪式宣布组建32海团,其在302海队基础上建立。302海队于2014年8月7日组建,驻地位于庆和省云风湾。根据越海警发展的需要,现升级成团级单位,未来或将装备多艘大型巡逻舰等,甚至成为首个拥有直升机的海警单位。

图片 3

  最终,越方的这一“宏愿”在12年后实现——2009年12月,时任越南总理阮晋勇访俄期间,俄罗斯武器进出口公司与越南国防部正式签订6艘基洛级636改进型潜艇的销售合同,总价高达18亿至21亿美元。

  当前,越军正遵照越共十二届六中全会颁布的18号议决精神进行编成体制改革。根据有关方案,2018年至2021年越军将对战略、战役级机关进行整编调整,2021年使战略、战役级机关人数比2015年的编制数少10%。与此同时,越军注重网络战部队、海空力量建设,新建和升级部队,其编制体制改革有向着基层、作战、新军事力量倾斜的迹象。(作者/阳光乔)

  据越防空-空军网站报道,7月30日下午越空军军官学校(航校)在福安省绥和市主持仪式宣布组建915直升机训练团,越防空-空军政委林光大少将出席仪式并发表讲话,要求早日完善编制,积极开展训练。

  首先看核心层。2017年9月1日,越国家主席陈大光为3名将领晋衔,其中越副防长兼总长潘文江、总政副主任阮仲义晋升上将、越国防学院院长陈越科晋升中将。此举标志着潘文江作为越军3号人物(排在防长和总政主任之后)的地位基本确定,不出意外的话,未来他将接替防长一职。现年55岁的阮仲义是南部前江省人,曾参加过1979年边境战争,基层工作经历丰富,考虑到他既有年龄优势,且是革命烈士之后(整个家族和家庭在抗法、抗美战争中做出巨大牺牲),其转正担任总政一把手的可能性较大。1965年出生的陈越科也是革命烈士之后,曾参加侵柬战争,2015年调入越军最高学府任职,属于少壮派将领的他未来仕途还有较大上升空间,当上副总长或副防长(都是上将军衔)皆有可能。

  目前,越南已经接收5艘,全部装备在驻金兰湾的189潜艇旅,最后1艘也于去年下水,预计2016年底交付越军。“潜艇梦圆”的越海军兴奋异常,宣称1艘基洛级潜艇的战斗力就抵得上1个水面舰艇旅。

图片 4

  值得注意的是据越Soha新闻网站报道,7月24日越网络空间作战司令部(简称86司令部)在河内宣布组建多个直属单位,包括1旅、2旅、3旅、审定中心、国防部资料中心、第10院等。资料显示,根据越政府总理2017年8月15日签署的1198/Q-TTG号决定,2018年1月8日在总参通信技术局基础上正式组建越军网络空间作战部队,3月30日划归国防部直接管理。

  2017年越各军兵种、军区领导调整和晋升人员也不少,其中海军变动最大——2017年8月越军宣训局局长陈怀忠空降履职海军政委;2017年1月,52岁的越海军1区司令阮仲平晋升为海军副司令兼参谋长,此公也是副总长热门人选之一;2017年7月,越海军2区司令梁越雄晋升为海军副司令(位列阮仲平之后),或许因为是将门之后(父亲当过海军3区司令),他38岁就担任了越海军战力最强的171舰艇旅旅长,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大校军官,2014年1月升任海军2区司令。

  花这么大价钱买来的“宝贝”,越军自然不敢轻慢,在潜艇部队的组建、培养方面也真是下了血本,不仅注重官兵技术养成,本土培训后再送往俄罗斯、印度深造,还在军费吃紧的情况下优先保障前者享有高工资、高福利,以解决官兵后顾之忧。

  越军特工部队武装泅渡训练。

  当前,越军正遵照越共十二届六中全会颁布的18号议决精神进行编成体制改革。根据有关方案,2018年至2021年越军将对战略、战役级机关进行整编调整,2021年使战略、战役级机关人数比2015年的编制数少10%。与此同时,越军注重网络战部队、海空力量建设,新建和升级部队,其编制体制改革有向着基层、作战、新军事力量倾斜的迹象。(作者/阳光乔)

  越南陆军中高级主官变动也较大——2017年1月,第2军区副司令兼参谋长冯士进升任司令,第2集团军司令阮文义接替前者职务,太平省军事指挥部指挥长陶俊英晋升为第3军区副司令;2017年3月,林同省军事指挥部指挥长游长江调任第7军区副司令并晋升少将;2017年7月,广宁省指挥长黎德泰、政治部副主任冯国俊双双晋升少将,越防空-空军副政委林光大升任政委;2017年8月,边防部队副政委杜名旺扶正;2017年12月,第2集团军政委升任第4军区政委、副司令兼参谋长阮辉景大校升任该集团军司令。

  越南《年轻一代》报(春季刊)曾在2012年采访越海军时任副司令阮文宁准都督(少将),据后者透露,越军潜艇部队中尉月工资3500万越南盾(约合人民币10600元),大校月工资5500万越南盾(约合人民币16600元),并笑称潜艇部队大校的收入竟然是他这个副司令员的2倍多。

  此外,第4军区司令阮新疆、国防学院副政委阮玉相、军事技术学院院长阮宫定、河内首都司令部政委阮世结、技术总局政委阮友政晋升中将,第4集团军司令范春说、第4军区副司令何新进晋升为少将。总体来看,2017年越军这轮人事变动属于2016年军方核心领导层换届的“后续动作”,同时也表明越军正不断推进领导干部年轻化(65后将领开始涌现)、职业化的人才选拔机制建设。

  要知道,当时越陆军工资少尉350万越南盾、中尉也才382万越南盾,与潜艇部队同行相差近9倍。这还是陆军野战部队,专业技术干部据说工资更低。

  部队训练突出防空反潜登陆

  近年来,越军潜艇部队与其他军兵种的“待遇差”越拉越大,经过3次加薪后(最近一次是今年5月1日),一名潜艇部队中尉工资已增至人民币约15500元,而2015年越南企业职工月平均工资仅为380万至420万盾(约合人民币1150至1270元)。可以说在当今越南,潜艇部队军官都堪称土豪,基本上都能买得起私家车。

  越军素来重视部队训练,2017年,越军以全民国防思想为指导,按照大纲和计划由各军区、军兵种组织实施各种类型和规模的演练。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7月3至6日越军还专门组织省市军事指挥部指挥长、政委在庙门训练中心进行轻武器射击考核。

  阮文宁还指出,2012年越海军正着手兴建公寓房,确保每名潜艇军官都有“居者有其屋”,从而集中精力搞好训练。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越媒曾报道其他军兵种多达90%以上的年轻军官都没有自己的住房,父母经济条件较好的还可以靠“啃老”买房,大部分人只能拿出微薄薪水租房,有的干脆让家属带着孩子寄居在娘家。

  越陆军训练以丛林战为主,分为区域防御作战、反空降、反登陆等类型。2017年的区域防御作战演习正赶上越南主办APEC峰会,河内、海防、岘港、广宁等省市在演习中都增加了反恐、解救人质、医疗救护、消防灭火等内容。2017年11月26至28日的广宁省演习被越军定为本年度区域防御演习典型,不仅越军总长亲自率团检查准备情况,演习期间国防部、公安部、各军队院校、各大军区和边防部队也都派代表观摩。

  潜艇部队的“幸福生活”还远不止“高薪 有车有房”,据越媒报道,2014年6月30日越海军宣布建成海军潜艇疗养中心,该中心位于南部福安省绥和市,占地12.8公顷,先期投入2100亿越南盾(约合人民币6363.6万元),目的是确保潜艇部队官兵身心健康。

  反空降演练也是2017年越军地面演习重点,几乎所有战役战术级演习都包含侦察敌情、防空火力压制、火炮打击敌空降地域等课目。比如2017年6月29日茶荣省组织400多名民兵开展低空飞行目标射击训练。与反空降相关的防空演习也不少,从2017年1月初至11月较大规模的至少有6次,其中2017年9月5至7日,越防空-空军装备的Spyder-MR中程防空导弹首次实弹打靶。据悉,越南2015年与以色列签署5套Spyder-MR中程防空导弹合同,含200枚“德比”导弹和200枚“怪蛇-5”导弹,目前至少已交付2套。

  此外,越军潜艇部队还能“吃香喝辣”,全部享有1类灶待遇,伙食费是陆勤灶的1.8倍,而且军官不用交伙食费。为了让潜艇官兵胃口大开,吃嘛嘛香,越军事科学技术院新技术院特意专门研发药片式食品,用于食欲不振、潜水、救援等情况。

  2017年,越防空-空军加强实战化训练,重点是全天候作战能力、多机种协同、实弹打靶、支援陆军火力等课目训练,比如2017年4月初越防空-空军370师组织所属935团苏-30MK2、937团苏-22M4以及917团米-8型机在3号国家靶场进行实弹打靶训练。2017年8月21日,越防空-空军又组织米-8、米-17、苏-22、苏-30MK2等多型军机实施年度联合演练,检查各单位训练成果并遴选优秀飞行员和乘员组。此外,2017年11月3日和23日,越防空-空军先后出动苏-30战机、米-8直升机配合步兵开展“营级高地攻防演练”,可见,为地面部队提供火力支援已成为越空地协同作战的必训课目

  越南如此重视潜艇官兵待遇,目的就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同时也为吸引更多地方优秀青年加入到潜艇部队的行列,毕竟潜艇舱内工作、生活环境和条件有限,非常人所能承受,因此越媒以及越南网民都表示潜艇部队享有特殊待遇是理所当然。

  2017年越南海军训练工作全面推进,不仅派遣2艘猎豹-3.9级护卫舰参加新加坡海军成立50周年活动和首届东盟海军多边联合演习,以锻炼舰艇部队长途航行、海上巡逻和应急处置能力,还重点开展反潜、登陆和岸防(反登陆)训练。2017年6月2日驻岘港680旅成功发射1枚P-15M岸舰导弹,越防长吴春历、总政主任梁强、副防长兼总长潘文江以及海军司令范怀南等军方高层悉数到场观摩,以示重视(越海军5个岸导/岸防炮旅是该国数千公里海岸线的主要防卫力量)。

  不过,真正令人担心的其实是越南处心积虑发展潜艇部队的深层次用意。因为无论从吨位、武器系统,还是探测能力和隐身性能来说,越军装备的俄制基洛级都属于先进潜艇,其不仅能有效弥补该国水下作战能力弱的短板,还对邻国水面舰艇和潜艇构成一定威胁,对此外界不可不察。

  2017年7月6至8日,越海军1区147陆战旅在登陆舰和炮艇的支援、配合下举行实弹实兵夺岛演习,8月下旬越海军4区101陆战旅也举行了类似登陆演习。越海军还注重模拟训练以节约经费,自主研发了可反舰导弹和舰炮模拟器。此外,2017年5月30日至6月16日越海军学院“黎贵憞”号训练帆船搭载该院大三学员进行了海上远航训练。

  陆军喜得新坦克 海空仍占大头

  2017年,越军“罕见地”投入2.5亿美元购买64辆T-90S/SK坦克,这不仅是越军多年来首次斥巨资采购新型主战坦克,还因为其过去10年来“投资重点”一直放在海空装备上。目前,越军装甲部队仍将老旧的T-54/55、T-62以及中国产的59式和62式坦克作为主战兵器,因此装备量较大,俄专家预测越军或将增购200辆T-90MS坦克,目前先期订购的T-90S/SK坦克已开始交付越方。2017年10月26日俄国防工业集团宣布,越南向该公司订购一批改进型BTR-80型8×8轮式装甲输送车,主要用于充当机械化部队的指挥、通信平台。2017年2月越国防频道称越军已装备法国JIM-LR多功能红外望远镜,其具备优异的侦察、识别和目标捕获能力,可发现24千米外的坦克及12千米外的人员,或用于遂行边境侦察任务。

美军网战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金刚,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武装新动作。  当然,就算陆军分一点奶酪,也难改海军“军购大户”的既定事实。2017年2月28日上午9时,越海军189潜艇旅在金兰湾举行“岘港”号和“巴地头顿”号2两艘潜艇的升旗仪式, 标志着越海军2009年购买的6艘基洛级潜艇全部入役。成军仪式上,不仅越总理阮春福亲临现场发表讲话,越海军现有新式武器装备——“棱堡”岸舰导弹、ACCULAR和EXTRA精确制导火箭炮以及猎豹级护卫舰、闪电级导弹艇、卡-28反潜直升机齐上阵助威。

  越海军政治局宣训处副处长武友兼中校称6艘基洛级潜艇中有5艘可随时投入作战。而2017年6月份,越海军举行了一次较大规模的岸防、舰艇和潜艇多兵种联合演习,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基洛级潜艇首次发射“俱乐部”3M-54E潜射反舰导弹打靶,越南电视台特意选在2017年12月22日该国建军节这天公布相关镜头,以此对外昭示潜艇部队已初步形成水下战力

  除潜艇外,2017年10月,越南海军还接收了第3艘俄制猎豹3.9级护卫舰和第5、6艘闪电级导弹艇(交付海军2区167舰艇旅),未来越方或将继续建造4艘装备“俱乐部”导弹的闪电级导弹艇,第4艘猎豹3.9级则预计于2018年1月底运抵金兰湾。另有消息称越南正与俄方谈判购买第3批该型护卫舰,并对巴山造船厂进行升级改造,因此不排除其未来自主建造轻型护卫舰。此外,2017年越海军还接收了1套俄制卡-28模拟训练系统、1艘国产700吨级远海搜救船,并向以色列订购了舰载光电和红外设备,2018年交付。

  越海警和渔监装备动态也值得关注,2017年5月22日美国向越海警转交6艘“金属鲨鱼”快艇,3天后美国海岸警卫队又向越海警部队交付1艘3000多吨的汉密尔顿级远洋巡逻舰。这艘号称越海警最强大执法船的巡逻舰于2017年12月16日抵达越海警3区驻地。2017年3月17日,日本水产总局将1艘巡逻船移交给越方,改名为渔监102号。2017年6月19日越国防工业总局X51船厂为渔监部队建造的2艘270吨级KN-3600型执法船下水。

  2017年,越南防空-空军虽没有接收新战机,但同样收获颇丰——雷达、无人机是其年度装备重点,比如2017年4月27日验收3部RV-02反隐形雷达系统(越南版“斯托克-E”雷达),表明下步将开始量产装备部队。同时,越媒首次报道称已装备俄制55Zh6UE型米波三坐标雷达系统,也号称具备发现隐形战机、EA-18G“咆哮者”电子攻击机、EC-130J电子战飞机等目标的能力。2017年6月越防空-空军在国家1号靶场测试验国产第3代高速无人机UAV-03,表明该国相关技术取得重大突破,UAV-03最大时速350千米、最大飞行高度5000米、续航时间75分钟,可作为越军苏-30MK2战机的空中靶标,也可用于探测和侦察任务。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越军在轻武器仿制和研发方面也取得较大成绩,主要包括FMV-B1型火箭爆破扫雷器、12.7毫米KSVK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和12.7毫米OSV-96大口径狙击步枪、加利尔ACE-31和ACE-32突击步枪改装使用俄制7.62×39毫米子弹、反雷达和红外侦察伪装网、100毫米迫击炮、105毫米自行卡车炮、简易弹炮合一防空系统、30毫米弹药、米-8直升机模拟教学驾驶舱。

  挟洋自重:拉拢西方抗衡中国

  2017年,越南继续拿天然良港金兰湾做筹码,将之作为周旋在大国利益间的一张王牌,遍请各国军舰访问金兰湾。

  据统计,年内有美、俄、日、泰、新(加坡)等国军舰访问金兰湾,包括新加坡海军“坚韧”号(2017年2月17至21日)、泰国海军3艘军舰组成的编队(2017年4月14至18日)、日海上自卫队“冬月”号驱逐舰(2017年4月12至15日)、俄海军太平洋舰队“瓦良格”号防弹巡洋舰和“佩琴加”号燃油补给舰及“福丢·克鲁洛夫”号救助拖轮等3艘军舰(2017年4月27日至5月1日)、日海上自卫队直升机驱逐舰“出云”号和驱逐舰“涟”号(2017年5月20日)、美国远征快速运输舰USNS Fall River(2017年5月19日)、美海军科罗纳多号濒海战斗舰和Salvor号救援舰(2017年7月5至10日)、美军两栖运输舰圣地亚哥号(2017年8月6日)。

  此外,2017年越南其他重要军港——西贡港、岘港、海防、胡志明市吉莱港也迎来大批外军舰艇访问,这里恕不赘述。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日海上保安厅“越后”号巡逻船于2017年6月13日至19日访问岘港仙沙港并参加联合反海盗训练,越海警则派出日本2015年援助的巡逻船参加演练。

  总体来看,2017年美军舰在访问金兰湾问题上最积极,从一个侧面凸显了美越军事合作关系正快速拉近和升温。事实也的确如此,2017年5月美国在越总理阮春福结束访美后派出参议院和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代表团回访,2017年10月上旬美太平洋舰队司令斯科特·斯威夫特访越。而2017年8月上旬越防长吴春历访美期间,双方更是就2018年美军派1艘航母访问越南港口达成共识,此举一旦成行,将成为1975年越战后美航母访越的“破冰之旅”,越媒则研判美国可能会派“里根”号航母 (CVN-76)执行这项特殊任务。

  一直以来,越南对美航母访问本国港口态度都较为谨慎,而此番双方达成协议,或与2017年8月初召开的东盟外长系列会议有关。当时,越方在会上针对中国岛礁建设发出的“不同声音”未能在最后声明中得以体现,因此其转变方向,试图通过引入美国等外部势力抗衡邻邦,用其官方表态说就是“平衡中国在区域内的势力”。

  除跟美国“眉来眼去”外,2017年越军还积极开展全方位军事外交活动,与俄、印、日、澳、新(西兰)、韩等国军队高层互访频繁,尤其注重以对话会、国际论坛等形式提升自身话语权和影响力。仅2017年10月9日至11月22日,越南就与新加坡、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共同举办了5次相关活动。

  此外,2017年越南还充分利用现有地区机制开展双边或多边会晤,注重在东盟成员国防力量司令非正式会议、东盟防长会议、东盟防长扩大会议等多边论坛框架内加强磋商,目的在于同其他成员国在维和、搜救、克服自然灾害、培训、信息互换等领域加强合作和交流经验。(作者/阳光乔)

本文由3983金沙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